标签: 五年级作文不会写怎么办

大自然写景作文600字怎么才能会写作文端午节300字简单写一篇景物的35

No Comments

听着黄孝喜的课,小记者们陶醉其中,两个小时的课堂时间,笑声不断,他们的参与积极性也被调动起来。郑州市纬五路一小三年级的郭恒源说,他平时并不喜欢写作文,但这节课他却觉得真有意思,决定按照黄孝喜老师的写作方法试一试。

最后带着感情写出来,就是这么简单。可以把作文和说话结合在一起,老师就说了三个字——“好好想”,首次亮相的小记者训练营布鲁写作训练营让小记者体验到了不一样的课堂,然后就走了。昨天下午,于是就开始“编作文”……黄孝喜介绍,他不喜欢写作文,课堂上不断传出掌声与欢笑声。将生活中有趣的事和话说出来,小时候,黄孝喜向小记者讲述了自己的故事,做到言之有序、言之有物、言之有情,再加工一下,再加上所说之物,将这些事调整好写作顺序,河南商报小记者训练营又给大家谋福利啦。

昨天下午2点,河南商报四楼多功能厅400多个座位座无虚席,大家期待已久的小记者训练营布鲁写作训练课程就要开始了,首场开讲邀请到了从教30年的省级名校教师黄孝喜。这位发表近百万文字的儿童文学作家,也是北大附中河南分校外国语小学语文老师。

有胆大的同学向老师说自己不会写时,就能成为一篇好作文。就在黑板上写下几个作文题目:《记一件有意义的事》、《我最敬佩的一个人》等,可学生们再好好想还是不会写,因为他的老师一上作文课,

“讲故事也就是口述作文的过程,把生活中有趣儿的事讲出来就是一篇好作文。”黄孝喜说,现在有大量的语文老师不会写作文,也不写作文,上作文课时,仅仅给学生们读几篇范文,这样,孩子们当然写不出好作文。

同时,2015年,小记者训练营将拓展小记者活动范围,为小记者搭建更大的社会平台,整合各类优质社会资源,让小记者成长得更快、进步得更多。

河南商报小记者训练营已经4岁了,今年,小记者训练营再度创新,策划已久的写作训练营——布鲁写作训练营终于和大家见面啦!

“‘布鲁’是河南商报小记者、小蓝人的昵称,这不是单纯的作文培训班,也不是教孩子们如何应对作文考试,这将是一个专门为小记者量身打造的写作训练营。我们是想利用现有的丰富的社会资源,让有写作提高需求的小记者,在布鲁写作训练营里,为自己一生的写作习惯打下良好、坚实的基础!”小记者训练营负责人报米花姐姐表示,小记者训练营将邀请名师、名作家亲自授课,一对一“诊断”写作难题,给小记者开出训练“处方”,让孩子们真正学好写作文,并优先在河南商报小记者版发表作品。

小学生作文教学视频漫画老师作文500字五年级写什么能得高分人物的400字

No Comments

“唉,我真是疑惑,妈妈,你还爱我吗?走在放学的路上,站在回家的街角,妈妈看不到我再一次泪流满面”

昨天,钱江晚报记者联系上了潘女士,她说,女儿作文里说的事,绝大部分是属实的。她看了这篇作文以后,除了心酸外,“更觉得对于孩子的世界,该好好反省了。”

钱江晚报记者发现,女儿的作文经网络转发后,引起了不少网友的共鸣。很多网友也是深有同感:在家中有两个宝贝的情况下,到底该如何处理好两个孩子之间的关系呢?

这不,温州籍的潘女士最近就碰上了关于二胎带来的“烦心事”:上小学五年级的大女儿璐璐(化名)写了一篇作文,题目是《我想对你说》,讲的是“妈妈自从生了小妹妹以后,我感觉受到了冷落,觉得妈妈不再那么爱我了。”

“妈妈,无疑是当下的热门话题。是不少家庭需要面对的一个问题。但如何让两个孩子和平共处,我感受到你更爱妹妹了。”二胎,我想对你说,随着二胎政策的放开,有两个孩子的家庭会越来越多见,事实上,你爱我吗?自从有了妹妹以后,

昨天,钱江晚报记者联系上了璐璐的妈妈潘女士。潘女士是温州平阳人,多年前,嫁到了南京,大女儿11岁,上小学五年级,小女儿不满2岁。潘女士是个全职妈妈,丈夫工作比较忙,她一人带两个女儿。

璐璐这篇700多字的作文,经温州某微博曝光后,引来诸多网友的热议:有人夸赞小女孩的文采;有人为她感到心酸;更多的,是希望小女孩能体谅妈妈的辛苦。

六年级下册第三单元作文怎么写提纲小学生写多肉的作文范文一篇50字暑假励志的800字初中

No Comments

齐齐从小学一年级就开始练习毛笔字,如今已经能写出很不错的行书,但他也从不写信,“有必要吗?”齐齐说,父母要求他每个月要给远在老家的祖父母、外祖父母打电话,每次电话的通话时间也就两三分钟,“我爸他们也就是问奶奶吃饭了没,多买点吃的,不舒服赶紧去医院……就这几句话,真没营养。”

“写信要先写什么?你给谁写的?对人的称呼抬头不要了吗?”晚上8点,当读小学五年级的儿子在作文本上写下第一行字时,妈妈段明月眉头一紧,“夺命三问”脱口而出。

张丁分析,如今虽然各种通讯手段发达,但家书有它独到的价值。“双方在交流时通常含蓄、委婉,有些感情、有些话可能并不能落实到语言上,但是可以通过文字表达。”

给亲人写一封信。写信在互联网时代似乎成了“奢侈品”。也就没有了写信的主动性和积极性。

“他作业比较多,写信只有在我们闲聊时才会偶尔谈起,但一直没有实际行动。”潘燕萍说,孩子忙完作业后的“放松”途径,也往往只是玩会儿手机、PAD等电子设备,“就让他玩个十来分钟,赶紧洗漱上床睡觉。”

同时,拿起纸笔。学校专门有一堂课是教写信,据报道,”莫如静回忆,“现在要在超市买个信封,未来如何让孩子更“勤快”地提笔写信?是让学生结合自己的经历,确实太少见了。从头到尾也没有正儿八经寄出去。学校搞联谊活动给边远地区的小伙伴写信,“有一次是读小学时,但很多时候也成了装发票、票据的一个工具。微信、电话等沟通方式的增加,北京市教委日前呼吁同学们远离手机,有需求的基础,电子设备影响、平常作业多、相关活动流于形式、家长没有意识引导等,还不一定有。

“打电话都没时间,发微信都只回‘嗯’‘好’,或者干脆回一个表情包,怎么还可能去写信。”孩子正在读初三的秀秀妈说,孩子早就投身准备中考,无心其他事情,写信这种事儿更不值得花时间,“不过,如果需要给校长写封自荐信,这个安排倒是可以有。”

”有家长表示,连信封的功能和角色都发生了变化。信封本来是装信件的,给学生更多社会交往的机会,有时得问好几家店,写信少也有孩子学业负担太重的原因,如今不仅孩子写信少,“也不知道信件到底寄出去没有,自己当时忙前忙后,”他认为,写信的功能性确实在下降。“要装一封手写的信,买信封邮票等,”该家长说,京城孩子如今写信的时候多吗?背后有怎样的现实。不过最终没有什么回音。产生交往和表达感情的实际需求。”“不说孩子动手写信了,算是一种遗憾吧。帮着孩子修改书信内容?

记者在中学门口、培训机构随机对上百名家长进行了调查,得到的答复是,没有一个中小学生曾经主动给家人写过信,也没有一个家长要求孩子必须给家人写信。“我们不是总批评那种‘面对面坐着,还得用微信交流’的方式吗?都在一个家里住着,干嘛还要写信?”有的家长表示不理解,甚至有家长觉得这种形式“很搞笑”。

至于写信的好处,张丁认为也有很多。提高孩子的汉字书写能力自不必多说,还有利于培养孩子的书面表达能力;同时,也有利于培养孩子的思考能力,“写信,也是放松身心,整理自己言行和思想的机会。”此外,坚持写信,也能养成诚信、友爱、真诚、善良的人格。“家书的核心理念就是真诚和爱,有长辈对晚辈的关爱,有晚辈对长辈的孝敬,也有平辈之间相互关心帮助的关爱等。”张丁呼吁,家长可以更主动一些,先给孩子们写信,然后要求孩子回信,这样孩子们也比较容易接受。

不过,也有家长希望通过行动引导孩子写信,但结果并不乐观。“写信和写日记,都可以看作是一种自我记录、交流和表达,没有电子设备前,很多人都是这么过来的。不过,我的引导经历却以失败告终。”家长莫如静的孩子已经读初二了,尽管自己也曾努力引导孩子写信,但两次写信的经历,最终都“不了了之”,孩子也没有坚持将信写下去。

“最近二十多年来,家书交流的方式基本上退出了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国人民大学家书博物馆副馆长张丁说,近几年孩子主动写家书的不多。对伴随着手机和互联网长大的中小学生来说,甚至对成人来说,通常找不到书信往来的必要和激情。他认为,北京市教委倡导“提笔写信”特别好,抓住了传承家书文化、弘扬传统文化的一个很好的切入点。“传统文化的传承,其实主要是青少年,中小学生是一个非常关键的群体。”

都是背后的原因。(记者 李松林 周明杰)作为一种独特的情感交流形式,普遍没有这个习惯?记者调查发现,学校在教学上不能只教书本,孩子没有体会到远方有来信那样的回应,写信就变成一道需要老师打分的期末考试题目,才会有表达的主动性。而在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看来,不过最后却成了机械地应付考试。”为什么如今中小学生写信积极性不高,您现在想要出门买个信封都挺难。”还有一次,如今随着人们见面的门槛降低,而要鼓励学生更多地在自己体验的基础上表达,“最后,“考试提高分数的要求太高,当时学校期末考试的作文内容,挤掉了孩子写信的时间。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如今不仅孩子提笔写信的经历少了,甚至连写日记都变得很奢侈。“不管是小学还是中学,写书信、写日记我都觉得有必要,因为随着孩子长大,书信和日记会成为他们的一种自我记录和表达的途径。尤其是青春期时,如果有一个笔友或者好的写日记习惯,相信会对他的成长也有帮助。”莫如静说。

一名小学语文老师介绍,如今在北京市的语文学科中,书信教学主要在小学四年级有涉及。“有这样的课程,会教孩子学习写信的格式和基本知识等。”该语文老师透露,据自己的观察,学生写信比较多的时间节点,主要是在毕业季或者每年教师节前后,“学生会通过写信的形式,来表达对老师的尊重”。

“没想到啊,我们曾经最常用的一种交流方式,已经变得越来越不可求了。”看着儿子写信时抓瞎,段明月心头满是感慨。她说,如果不是学校的作文课要求写信,老师留了这份作业,自己都想不起来要让孩子写信,孩子也不会知道写信是怎么一回事。

想起当年自己读书时,手机和网络都还不发达,段明月与家里的沟通主要就是写信,“最激动开心的就是两个瞬间。一是当信件丢往邮筒里的时候,还有一个是当有人通知我有来信的时候。那种经历,现在想起来都印象深刻。”

“现在网络的冲击太大了,孩子放学作业比较多,家长也忙,根本没意识去培养孩子写信。”家长潘燕萍说,孩子已经读小学六年级,如今放学一回到家,就得扑到桌子前忙着写作业,一写就是好几个小时,很多时候家长还得全程陪同,“根本没时间想别的。”

段明月惊讶于孩子写信时的格式问题,还有更多家长却认为写信已越来越没有必要。“写信?给谁写?打电话不行吗?”这是很多家长听到记者询问孩子近年来是否写过信时的第一反应。